央视13直播 – 杨毅侃球:多兰是个怎样的老板 为什么大家都不愿去纽约?

No Comments

在猫三的严厉督促下,央视13直播 菲兹戴尔终于下课了,但正如伟大的鲍勃·迪伦向我们昭示的:Death Is Not The End。央视13直播 死亡不是终点,因为后面往往还伴随着鞭尸,所以我们仍然会进一步讨论,当一个主教练在尼克斯的职业生涯死亡之后,这支球队就能有所改观了吗?

没错,尼克斯用荡气回肠的2连胜终结了10连败,球员们用实际行动祭奠了他们逝去的前任主教练,同时证明了“之前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在一阵抖动之后,尼克斯上下又开始用6分钟不得分之类的事情来让球迷稍安勿躁:嘿,这可是尼克斯,你在期待什么呢?

赛季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裁掉主教练并不能阻挡这支球队在冲击队史记录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上赛季他们豪取17胜,是队史最差战绩,现在他们有望打破这个记录,每年一个台阶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容易,对于尼克斯却并不算很难,只不过方向与众不同罢了。

看起来尼克斯并未决定就此沉沦,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救,既然裁掉了一个主帅,那么主帅就是此前战绩不佳的主要负责人,换一个教练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坊间传闻他们的下一任主教练名单上有这些名字:马克·杰克逊、小范甘迪、锡伯杜。

无论上述教头在上一次下课时背上了多少黑锅,我们都明白这个联盟里很少有教练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只要看他们曾经光辉的履历就好,他们都是不错的教练,带领球队取得过成功。

问题在于,谁愿意来呢?

曾经愿意的菲兹戴尔在下课之前这样形容自己和老板多兰的关系:“他每场比赛都会来给我打气。”结局证明菲兹戴尔就像有些人的女朋友,气打多了是会爆的。所有在野名帅们都展现出一种爱惜羽毛的姿势,对这份潜在的工作三缄其口,坐在解说席上狂喷一气是一回事,坐在教练席上被媒体狂喷则是另一回事。

菲兹戴尔下课之后,教练工会主席卡莱尔这一次甚至都没有说出什么“他十分优秀一定会回来的”这种经典弱势团体抱团语录,而是另辟蹊径放起礼花:“很高兴他能脱离苦海。”

苦海,泛起爱恨,如果说矜持妨碍了成名教练来投,尼克斯本可以挥舞钞票从球员入手,但理查德·杰弗森的一则推特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联盟绝大多数球员的爱恨抉择:

“当尼克斯向我送上合同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该退役了。”

很显然,纽约已经不再是自由球员的爱,它曾经是,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曾经是篮球圣地,但过去这些年它逐渐成为一个笑话,大牌球星们纷纷如同曼妙少女一样在纽约人民面前轻解罗裳,却又在最关键时刻关掉美颜,露出一张范德彪的老脸然后转身离去,是啊,若非生计所迫,谁又愿意成为笑话的一部分呢?

既然从名帅和大牌自由球员的角度入手太难,尼克斯能做的事情就不算很多了,其中一种选择是:从管理层入手。

据说,他们对猛龙篮球运营总裁乌杰里的兴趣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

“痴迷”这个词在直男篮球圈我们见得不多,很显然,乌杰里去年从马刺交易来伦纳德帮助球队拿到队史第一个总冠军这笔操作确实令人佩服,但还远远无法让人达到“痴迷”的程度,尼克斯自有其情感炽热的理由。

乌杰里在掘金时用甜瓜换回了尼克斯半支球队的往事只是他与纽约虐恋故事的开端,到猛龙之后,乌杰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巴尼亚尼交易到尼克斯。而最能够体现双方之间情感升温的事情随后发生,2013-14赛季乌杰里打算将洛瑞送到纽约,此时纽约只需要付出慈世平、香波特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本该是他们咸鱼翻身的最佳契机。一方面这件事情发生在2013年,他们在后场真的需要一个像样的控卫来替代普里吉奥尼,另一方面再过一年慈世平就将变成潘大福,香波特也将被打包送往克利夫兰,而洛瑞则将成为全明星首发。但多兰拒绝了这笔交易,你完全可以想象到多兰看着送上门来的洛瑞频频冷笑,“竖子休想再坑老夫一回!”

所以尼克斯的情有独钟是有理由的,他们对乌杰里的感情中已经开始夹杂着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症状:如果你不能摆脱他,你最好爱上他,然后得到他,以期占领智商的高地。

当然,尼克斯目光高远,他们盯上的非但有乌杰里,还有雷霆的普莱斯蒂和马刺的R.C.布福德,问题依然是那个问题:

这些成名已久的管理层大师,凭什么愿意来趟这趟浑水呢?

所以,当球员、教练、管理层三条大路都被封死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兜兜转转又回到那条老路上:

骂多兰。

“骂多兰”是我们现在看待尼克斯问题的政治正确,因为自多兰1999-2000赛季接手尼克斯以来,20年间球队换了13任主教练,8名总经理,却只进过6次季后赛,常规赛总胜率41%,纽约客们来来往往,唯多兰屹立不倒,他自然难辞其咎。

2017年恰逢尼克斯70周年大庆,多兰和球队功勋老将查尔斯·奥克利发生口角,并在声明中展现了对老头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的质疑,作为一名久负盛名的(前)酗酒者和嗑药狂,他设身处地的给奥克利作出了酒精或者情绪管理相关的医疗诊断。然后就是一纸“终身禁止进入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的禁令。

在强势驱逐奥克利后,多兰在随后一场比赛中邀请了一堆球队老将来花园球馆看球,包括一些只在尼克斯效力过一两年的球员,甚至退役前夕在纽约总共打过41场比赛的文·贝克也忝列其中,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因为贝克是多兰的酒友而已。一众名宿中,最抢眼的莫过于坐在老板身边的斯普瑞维尔和“大妈”拉里·约翰逊。

14年前,刚刚被纽约交易走的狂人回到麦迪逊,砍下31分,边砍边狂喷场边的多兰,赛后多兰面色铁青:“他再也不属于这个球馆了。”狂人退役后果然没再来MSG看过球,而这一次,是多兰邀请他来的。在接受采访说到奥克利事件的时候,曾经桀骜的斯普瑞维尔却和武安市发改局马科长一样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啊事情就是这样啦,这是很不幸的。至于2003年我喷他的事情?哎呀不要再问了。”

尼克斯球员发展顾问拉里·约翰逊在前一天刚刚说过“天哪奥克利都能被终身禁止进入球馆我觉得我很难再在这支球队立干下去了”,第二天他就乖乖地坐在了多兰身边。

这就是狂人和大妈。不奇怪,做球员时的脾气是一回事,退役之后的生存就是另一回事了。

通过这个故事,你大概就能了解一点多兰这个人,这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纨绔子弟出身,对自己做的一切都有充分的信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我当然可以这样」的宿命感:“是说老子不懂得处理和名宿间的关系吗?我请来这么些人够排面吗?我够大度吗?”

而这套操作被追梦点评为“奴隶主”做派,在这种情况下,多兰作为老板的形象显然已经站在了球员的对立面。

而在管理层和教练方面,多兰也颇有恶名,当年正是他亲手请来“微笑刺客”托马斯当球队总经理,然后在杰罗姆·詹姆斯和埃迪·库里的大合同上欣然签字,他雇佣了拉里·布朗当主帅,和布朗交恶后,又令托马斯亲自上阵当教练取而代之,并表示这样球队就能有“显著的好转”,剑指总冠军,帕特·莱利见多识广,却也对此颇为诧异:“老板亲自让总经理去取代主教练?闻所未闻。”

而在尼克斯近代史上,菲尔·杰克逊和甜瓜大战,最终双双走人,并在一场闹剧之上开出波尔津吉斯出走这朵奇葩,这段一地鸡毛又为多兰传奇平添光彩,至于菲兹戴尔这两年来了又走,只不过是纽约多兰时代的另一个微小注脚。

骂多兰当然容易,就像我们在酒桌上和知心同事一起怒斥老板傻逼一样简单,但关于多兰,还有另外一些细节,让我们的结论经不起推敲。

多兰在聘任菲尔之前,禅师对多兰最大的质疑和其他人并无不同:

你是否会大量插手球队事务?

多兰回答不会,从后来展示出来的事实来看,他也确实没再插手球队事务,他给了菲尔5年合同,看着这位总裁聘用了老鱼、霍纳塞克等教练,看着禅师尝试为尼克斯射入三角进攻的基因,看着禅师和甜瓜公开撕逼,最终多兰站出来交易了甜瓜,又终结了禅师的合同。

在当年安东尼交易谈判进行中,流言称总经理沃尔什和主教练迈克·德安东尼反对送出多名主力换来安东尼的做法,他们相信可以在2011年夏天自由球员市场上直接签下甜瓜,而多兰执意不顾一切交易来甜瓜。交易完成后,据称沃尔什的助手说多兰受到了托马斯和经纪人团队的影响才做下这种决策:“这就是詹姆斯·多兰,这就是伊塞亚·托马斯,这就是经纪公司CAA首脑威廉·韦斯利,这就是经纪人利昂·罗斯。”

但在多年之后,沃尔什在访谈中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自己才是这桩交易的执行人,多兰才是那个反对者。

如何评价甜瓜这桩交易实际上是一道难题,因为在当时的形势下,尼克斯确实可以等到夏天甜瓜跳出合同后再与之签约,但多年后你看到安吉交易欧文、红队交易保罗、乌杰里交易伦纳德,乃至湖人交易浓眉、快船交易泡椒,你看到他们纷纷付出了更多更大的筹码,舆论的态度却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即便在交易甜瓜的当年,这样的果决也获得了更多赞美,至于质疑、指责继而演变成嘲笑,只不过是随着尼克斯那些年逐渐衰退而诞生的马后炮罢了。

看起来,我们又多了一条嘲讽多兰智商的理由:他竟然试图拒绝交易甜瓜?就像他竟然在今年夏天拒绝给杜兰特送上顶薪?

我对评价甜瓜交易兴趣不大,同样的,我对给一个遭遇断送生涯级别伤病的超巨顶薪合同是否明智也无法做出判断,这些都是有待时间去证明的。另一个细节,在“奴隶主”多兰的球队里,在菲兹戴尔下课之前,他们从总裁、总经理再到主教练,全部是黑人。

所以,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细节,一个故事版本如何逆转,以及多兰这个人物形象被海量信息淹没的过程。没人在乎一个漂洋过海而来的故事真实性几何,尤其当它经过三道贩子的中文球评添油加醋之后,真相反而变成了最奢侈的诉求。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遴选和鉴别信息的成本反而变得更高,还有什么比给一个劣迹斑斑的人头上扣上更多帽子更轻松愉快的事情呢?毕竟他曾经做过,那么他现在他当然还会这样做,这很符合逻辑嘛。

在惯性评价,或者脸谱化评价体系里,一个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另一个事实在于,这种一成不变的评价体系往往构建在一个谬之千里的基础之上。我们很容易明白评价一个演员演技是否优秀时,拿他真的很努力和捧着尿壶挂水来作为论证是可笑的,但当我们去评价多兰作为老板究竟如何时,却未必能够站在一个靠谱的论据上。

前NBA球员马特·巴恩斯曾经喊出了许多球迷的心里话:“多兰执掌的尼克斯没有任何希望,卖掉球队吧兄弟!”

多兰曾经回应过出售尼克斯的可能:“作为上市公司的领导,作为大老板,我永远不会说我不能卖掉球队。因为我这样说意味着我对自己资产的个人感受比他们的钱更重要。我对我的股东们有责任,他们在那个位置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球迷,你不可能仅仅因为是球迷就投资数百万美元的股票,你投资是因为这家企业的价值会增长,股票也会升值。”

同样的,多兰在那个位置也并不因为他是个球迷,我猜,下面图片更能说明一些问题,以及多兰究竟是个怎样的老板:

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毅侃球(yangyitalk)

免责声明: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集锦】尼克斯105-111掘金 约基奇25+10+5关键上篮锁定胜局

正在加载…

<>

    在猫三的严厉督促下,菲兹戴尔终于下课了,但正如伟大的鲍勃·迪伦向我们昭示的:Death Is Not The End。死亡不是终点,因为后面往往还伴随着鞭尸,所以我们仍然会进一步讨论,当一个主教练在尼克斯的职业生涯死亡之后,这支球队就能有所改观了吗?

    没错,尼克斯用荡气回肠的2连胜终结了10连败,球员们用实际行动祭奠了他们逝去的前任主教练,同时证明了“之前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在一阵抖动之后,尼克斯上下又开始用6分钟不得分之类的事情来让球迷稍安勿躁:嘿,这可是尼克斯,你在期待什么呢?

    赛季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裁掉主教练并不能阻挡这支球队在冲击队史记录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上赛季他们豪取17胜,是队史最差战绩,现在他们有望打破这个记录,每年一个台阶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容易,对于尼克斯却并不算很难,只不过方向与众不同罢了。

    看起来尼克斯并未决定就此沉沦,他们认为自己还有救,既然裁掉了一个主帅,那么主帅就是此前战绩不佳的主要负责人,换一个教练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坊间传闻他们的下一任主教练名单上有这些名字:马克·杰克逊、小范甘迪、锡伯杜。

    无论上述教头在上一次下课时背上了多少黑锅,我们都明白这个联盟里很少有教练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只要看他们曾经光辉的履历就好,他们都是不错的教练,带领球队取得过成功。

    问题在于,谁愿意来呢?

    曾经愿意的菲兹戴尔在下课之前这样形容自己和老板多兰的关系:“他每场比赛都会来给我打气。”结局证明菲兹戴尔就像有些人的女朋友,气打多了是会爆的。所有在野名帅们都展现出一种爱惜羽毛的姿势,对这份潜在的工作三缄其口,坐在解说席上狂喷一气是一回事,坐在教练席上被媒体狂喷则是另一回事。

    菲兹戴尔下课之后,教练工会主席卡莱尔这一次甚至都没有说出什么“他十分优秀一定会回来的”这种经典弱势团体抱团语录,而是另辟蹊径放起礼花:“很高兴他能脱离苦海。”

    苦海,泛起爱恨,如果说矜持妨碍了成名教练来投,尼克斯本可以挥舞钞票从球员入手,但理查德·杰弗森的一则推特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联盟绝大多数球员的爱恨抉择:

    “当尼克斯向我送上合同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该退役了。”

    很显然,纽约已经不再是自由球员的爱,它曾经是,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曾经是篮球圣地,但过去这些年它逐渐成为一个笑话,大牌球星们纷纷如同曼妙少女一样在纽约人民面前轻解罗裳,却又在最关键时刻关掉美颜,露出一张范德彪的老脸然后转身离去,是啊,若非生计所迫,谁又愿意成为笑话的一部分呢?

    既然从名帅和大牌自由球员的角度入手太难,尼克斯能做的事情就不算很多了,其中一种选择是:从管理层入手。

    据说,他们对猛龙篮球运营总裁乌杰里的兴趣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

    “痴迷”这个词在直男篮球圈我们见得不多,很显然,乌杰里去年从马刺交易来伦纳德帮助球队拿到队史第一个总冠军这笔操作确实令人佩服,但还远远无法让人达到“痴迷”的程度,尼克斯自有其情感炽热的理由。

    乌杰里在掘金时用甜瓜换回了尼克斯半支球队的往事只是他与纽约虐恋故事的开端,到猛龙之后,乌杰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巴尼亚尼交易到尼克斯。而最能够体现双方之间情感升温的事情随后发生,2013-14赛季乌杰里打算将洛瑞送到纽约,此时纽约只需要付出慈世平、香波特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本该是他们咸鱼翻身的最佳契机。一方面这件事情发生在2013年,他们在后场真的需要一个像样的控卫来替代普里吉奥尼,另一方面再过一年慈世平就将变成潘大福,香波特也将被打包送往克利夫兰,而洛瑞则将成为全明星首发。但多兰拒绝了这笔交易,你完全可以想象到多兰看着送上门来的洛瑞频频冷笑,“竖子休想再坑老夫一回!”

    所以尼克斯的情有独钟是有理由的,他们对乌杰里的感情中已经开始夹杂着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症状:如果你不能摆脱他,你最好爱上他,然后得到他,以期占领智商的高地。

    当然,尼克斯目光高远,他们盯上的非但有乌杰里,还有雷霆的普莱斯蒂和马刺的R.C.布福德,问题依然是那个问题:

    这些成名已久的管理层大师,凭什么愿意来趟这趟浑水呢?

    所以,当球员、教练、管理层三条大路都被封死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兜兜转转又回到那条老路上:

    骂多兰。

    “骂多兰”是我们现在看待尼克斯问题的政治正确,因为自多兰1999-2000赛季接手尼克斯以来,20年间球队换了13任主教练,8名总经理,却只进过6次季后赛,常规赛总胜率41%,纽约客们来来往往,唯多兰屹立不倒,他自然难辞其咎。

    2017年恰逢尼克斯70周年大庆,多兰和球队功勋老将查尔斯·奥克利发生口角,并在声明中展现了对老头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的质疑,作为一名久负盛名的(前)酗酒者和嗑药狂,他设身处地的给奥克利作出了酒精或者情绪管理相关的医疗诊断。然后就是一纸“终身禁止进入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的禁令。

    在强势驱逐奥克利后,多兰在随后一场比赛中邀请了一堆球队老将来花园球馆看球,包括一些只在尼克斯效力过一两年的球员,甚至退役前夕在纽约总共打过41场比赛的文·贝克也忝列其中,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因为贝克是多兰的酒友而已。一众名宿中,最抢眼的莫过于坐在老板身边的斯普瑞维尔和“大妈”拉里·约翰逊。

    14年前,刚刚被纽约交易走的狂人回到麦迪逊,砍下31分,边砍边狂喷场边的多兰,赛后多兰面色铁青:“他再也不属于这个球馆了。”狂人退役后果然没再来MSG看过球,而这一次,是多兰邀请他来的。在接受采访说到奥克利事件的时候,曾经桀骜的斯普瑞维尔却和武安市发改局马科长一样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啊事情就是这样啦,这是很不幸的。至于2003年我喷他的事情?哎呀不要再问了。”

    尼克斯球员发展顾问拉里·约翰逊在前一天刚刚说过“天哪奥克利都能被终身禁止进入球馆我觉得我很难再在这支球队立干下去了”,第二天他就乖乖地坐在了多兰身边。

    这就是狂人和大妈。不奇怪,做球员时的脾气是一回事,退役之后的生存就是另一回事了。

    通过这个故事,你大概就能了解一点多兰这个人,这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纨绔子弟出身,对自己做的一切都有充分的信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我当然可以这样」的宿命感:“是说老子不懂得处理和名宿间的关系吗?我请来这么些人够排面吗?我够大度吗?”

    而这套操作被追梦点评为“奴隶主”做派,在这种情况下,多兰作为老板的形象显然已经站在了球员的对立面。

    而在管理层和教练方面,多兰也颇有恶名,当年正是他亲手请来“微笑刺客”托马斯当球队总经理,然后在杰罗姆·詹姆斯和埃迪·库里的大合同上欣然签字,他雇佣了拉里·布朗当主帅,和布朗交恶后,又令托马斯亲自上阵当教练取而代之,并表示这样球队就能有“显著的好转”,剑指总冠军,帕特·莱利见多识广,却也对此颇为诧异:“老板亲自让总经理去取代主教练?闻所未闻。”

    而在尼克斯近代史上,菲尔·杰克逊和甜瓜大战,最终双双走人,并在一场闹剧之上开出波尔津吉斯出走这朵奇葩,这段一地鸡毛又为多兰传奇平添光彩,至于菲兹戴尔这两年来了又走,只不过是纽约多兰时代的另一个微小注脚。

    骂多兰当然容易,就像我们在酒桌上和知心同事一起怒斥老板傻逼一样简单,但关于多兰,还有另外一些细节,让我们的结论经不起推敲。

    多兰在聘任菲尔之前,禅师对多兰最大的质疑和其他人并无不同:

    你是否会大量插手球队事务?

    多兰回答不会,从后来展示出来的事实来看,他也确实没再插手球队事务,他给了菲尔5年合同,看着这位总裁聘用了老鱼、霍纳塞克等教练,看着禅师尝试为尼克斯射入三角进攻的基因,看着禅师和甜瓜公开撕逼,最终多兰站出来交易了甜瓜,又终结了禅师的合同。

    在当年安东尼交易谈判进行中,流言称总经理沃尔什和主教练迈克·德安东尼反对送出多名主力换来安东尼的做法,他们相信可以在2011年夏天自由球员市场上直接签下甜瓜,而多兰执意不顾一切交易来甜瓜。交易完成后,据称沃尔什的助手说多兰受到了托马斯和经纪人团队的影响才做下这种决策:“这就是詹姆斯·多兰,这就是伊塞亚·托马斯,这就是经纪公司CAA首脑威廉·韦斯利,这就是经纪人利昂·罗斯。”

    但在多年之后,沃尔什在访谈中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自己才是这桩交易的执行人,多兰才是那个反对者。

    如何评价甜瓜这桩交易实际上是一道难题,因为在当时的形势下,尼克斯确实可以等到夏天甜瓜跳出合同后再与之签约,但多年后你看到安吉交易欧文、红队交易保罗、乌杰里交易伦纳德,乃至湖人交易浓眉、快船交易泡椒,你看到他们纷纷付出了更多更大的筹码,舆论的态度却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即便在交易甜瓜的当年,这样的果决也获得了更多赞美,至于质疑、指责继而演变成嘲笑,只不过是随着尼克斯那些年逐渐衰退而诞生的马后炮罢了。

    看起来,我们又多了一条嘲讽多兰智商的理由:他竟然试图拒绝交易甜瓜?就像他竟然在今年夏天拒绝给杜兰特送上顶薪?

    我对评价甜瓜交易兴趣不大,同样的,我对给一个遭遇断送生涯级别伤病的超巨顶薪合同是否明智也无法做出判断,这些都是有待时间去证明的。另一个细节,在“奴隶主”多兰的球队里,在菲兹戴尔下课之前,他们从总裁、总经理再到主教练,全部是黑人。

    所以,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细节,一个故事版本如何逆转,以及多兰这个人物形象被海量信息淹没的过程。没人在乎一个漂洋过海而来的故事真实性几何,尤其当它经过三道贩子的中文球评添油加醋之后,真相反而变成了最奢侈的诉求。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遴选和鉴别信息的成本反而变得更高,还有什么比给一个劣迹斑斑的人头上扣上更多帽子更轻松愉快的事情呢?毕竟他曾经做过,那么他现在他当然还会这样做,这很符合逻辑嘛。

    在惯性评价,或者脸谱化评价体系里,一个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另一个事实在于,这种一成不变的评价体系往往构建在一个谬之千里的基础之上。我们很容易明白评价一个演员演技是否优秀时,拿他真的很努力和捧着尿壶挂水来作为论证是可笑的,但当我们去评价多兰作为老板究竟如何时,却未必能够站在一个靠谱的论据上。

    前NBA球员马特·巴恩斯曾经喊出了许多球迷的心里话:“多兰执掌的尼克斯没有任何希望,卖掉球队吧兄弟!”

    多兰曾经回应过出售尼克斯的可能:“作为上市公司的领导,作为大老板,我永远不会说我不能卖掉球队。因为我这样说意味着我对自己资产的个人感受比他们的钱更重要。我对我的股东们有责任,他们在那个位置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球迷,你不可能仅仅因为是球迷就投资数百万美元的股票,你投资是因为这家企业的价值会增长,股票也会升值。”

    同样的,多兰在那个位置也并不因为他是个球迷,我猜,下面图片更能说明一些问题,以及多兰究竟是个怎样的老板:

    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毅侃球(yangyitalk)

    免责声明: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ategories: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