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赛推迟的背后:东京奥运还会再遇变数吗?

No Comments
《泰晤士报》报道截图《泰晤士报》报道截图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8日电(记者 王禹)距离延期一年的奥运圣火点燃已不足六个月,东京奥运会依然身处舆论的漩涡。

  北京时间27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东京奥运会测试赛重启时间将被迫推迟。作为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的重要标志,原定3月初举行的花样游泳奥运会预选赛或将延期,无疑向外界传递出极为微妙的信号。

  事实上,过去数周由某八卦日媒掀起的“东京奥运取消或再度推迟”论,几经《泰晤士报》《纽约时报》等欧美媒体的加持就已经愈演愈烈。

  例如,《泰晤士报》曾援引日本政府一成员的话报道称,“日本政府私下已得出结论,由于新冠病毒的流行,东京奥运会无法如期举办,并正在朝着2032年举办的方向推动”。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重申如期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承诺

  一时间传闻四起,加之新冠疫情仍持续在全球蔓延,逐渐唱衰的前景,使得国际奥委会、日本政府和东京奥组委频频“救火”,为外界重塑信心——“必将坚持到底”、“没有理由不相信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

  在《泰晤士报》报道发出短短数小时之内,日本首相菅义伟再次表达了对举办奥运会的决心,并准备设立疫情对策调整机构,为举办奥运会主导疫情防控对策。

  当地时间2021年1月22日,东京都政府进一步发布声明,对有关“取消2020东京奥运会”的传闻进行辟谣。

  东京都政府发布官方声明,否认奥运会取消传闻

  声明表示,作为东道主,东京都政府将尽全力应对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影响,并将持续与日本政府、东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奥委会紧密合作,努力在今夏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

  随后,国际奥委会发布声明,转述了东京都政府的立场,并表示将与日本方面一同致力于奥运会和残奥会在今夏的成功举办。

  各方种种表态让东京奥运圣火如期点燃的前景更为坚定,但眼下的状况,尤其是面对一场全球流行的疾病和遁于无形之中的病毒,各项工作千头万绪,表态反而是相对最容易的一件事。

  菅义伟尽管怀揣着东京奥运会能“给世界带来希望和勇气”的愿景,但要想将希冀转化为现实,过程中仍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

  但赛事组织者并没有叫停比赛,只是安排与工作人员密切接触的运动员退赛,而主办方给出的答复,是将努力防止病毒的传染和扩散。

  重压之下,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撩拨暗流涌动的东京奥运会早已绷紧的神经。

  当地时间1月21日,位于日本东京中央区的东京奥组委办公室再次出现新冠病例,在此处工作的2名职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至此,已累计有22名东京奥组委的职员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两个月前在东京举办的四国体操赛,被视为东京奥运会前日本成功办赛的标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开幕式上也表示:“这次比赛的举行,证明奥运会是可以在疫情状态下举行的。”

资料图:巴赫。中新社发 杜洋 摄资料图:巴赫。中新社发 杜洋 摄

  但短短数日内,日本在备战保障到办赛、或是出国比赛等环节中出现的问题,无疑是一次又一次的敲响警钟。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曾表示,是否举办东京奥运会“必须基于科学依据和当时的危险性来判断”,呼吁遏制新冠疫情蔓延才是“通往举办奥运的最佳道路”。

  显然,在危机之下,面对日益临近的时间“红线”,与其坐等全球共同努力遏制新冠疫情,几无退路的东京奥运会谋求“自救”的脚步愈发紧凑。

  巴赫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东京奥运会首要任务是安全,只要保证了安全,其他方面就没有禁忌。在外界看来,巴赫的此番表态意味着在确保底线的同时,留出了更多可以做出调整的余地。

  与此同时,国际奥组委和日本方面始终较为避讳的“空场举办”方案,也被摆上案头,列入讨论的范围,即便此举可能带给日本的经济损失将超过2.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00亿元)。

资料图: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 国立竞技场。资料图: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 国立竞技场。

  除了削减观众,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接种的新冠疫苗,被视为保障东京奥运会举办为数不多的“救命稻草”。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日前在与各国家(地区)奥委会举行的电话会议中表示,国际奥委会将同各国家(地区)奥委会合作,鼓励并帮助运动员、官员及其他相关方在前往日本参加奥运会之前在各自国家(地区)接种疫苗。

  但接种疫苗也好,控制观众人数也罢,有媒体援引“日方关联人士”分析称,东京奥运会最终能否如期举办,关键时间节点在3月底,参照当时的国际和日本疫情状况而定,而难题在于能否建立确保赛会安全举办的防疫医疗保障体制。

  更重要的是,按照东京奥组委的计划,东京奥运会测试赛及选拔赛将在3月初重启,遍及全国的奥运会火炬接力则将在3月底开始。而前者也被视作东京奥运会前景是否明朗的重要信号。

  当地时间2020年7月23日,日本东京,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多个建筑亮起奥运五环色灯光。

  然而正当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日本疫情呈现减缓趋势时,原定在3月4日至7日举行的花样游泳奥运会预选赛,濒临推迟的边缘。

  据报道,包括西班牙在内的10个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原计划赴日参加本次奥预赛,比赛则定于在去年10月刚刚启用的东京水上中心举行,结果将决定双人和团体项目的奥运会参赛名额。

  由于日本对抗疫情采取的入境限制措施,国际泳联和日本泳协认为,由于日本政府已经禁止没有居留资格的外国人入境,这项比赛已经很难如期举行。

  花游奥预赛是东京奥运会测试赛重启之后的第一项比赛,也是在三月份举行的唯一一项测试赛,其他17项测试赛都在4月或者5月举行。备受关注的比赛计划推迟举行,对于东京奥运会,无疑又是一次很大的挫折。

  日本东京一处观景台上,一名戴口罩的游客远眺日本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主体育场。

  即便相关组织已经给出将该项赛事推迟至4月或者5月举行的备选方案,并相信问题可以得到顺利解决,但这一时间点显然也已超过此前提出的“3月底”的关键节点。留给东京奥运会的时间,已经愈发紧迫。

  日本首相菅义伟多次坚定表示“决心举办一届安全放心的奥运会”。但11000名运动员以及随行的教练、官员,要在长达19天的赛期之内,从入境到出境,无论面临任何状况、处于任何场地、面对任何人员,都要确保万无一失,确实极具挑战。如今随着国际疫情变数的扑朔迷离,形势更是令人忧心。

  去年3月东京奥运会推迟之际,巴赫曾经动情地说,“奥运圣火就是隧道尽头的光”。但这束为世界各界所期待的光,如今依旧在风雨中飘摇。(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Categories: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